我是大明星草帽姐,我是大明星草帽姐夫-凯发app

文\娱铺子

“大明星我是大明星草帽姐,我是大明星,大明星大明星……大明星……”,熟悉山东综艺频道《我是大明星》的观众都市被这首魔性的选手晋级时响起的歌曲洗脑,脑子里禁不住 重复回响起这土味的旋律。

《我是大明星》

我是大明星草帽姐,我是大明星草帽姐夫

现在 ,新一季《我是大明星》正在热播中,照旧熟悉的配方,照旧原来的味道。

而让人震惊的是,这档山东综艺频道的王牌节目《我是大明星》已经到了第十一季,而热度和收视率不减昔时 ,同时段综艺节目收视夺冠仍然是稀松寻常 的事。试问,海内的选秀类综艺节目有哪个能有这样的兴旺 的生命力,就连央视的《星光大道》在毕福剑脱离 后也岌岌可危 ,昔日 绚烂 不再。

“草帽姐”徐桂花

前十季的《我是大明星》确实掘客了一大批民间优异 草根艺人,“大衣哥”朱之文是《我是大明星》里走出来的国民度最高的草根歌手,“草帽姐”徐桂花也在《星光大道》中大放异彩,此外尚有 “上门女婿”张志波、“杀猪姐”穆俊霞、“山楂妹”张月乔、“茫然哥”张伟宏等等,现在 的他们仍然活跃在海内大巨细小的商演和晚会中,自己的生涯 质量有了很高的提升。

朱之文

以“大衣哥”朱之文为例,自己身家万万 ,整个老家朱楼村的gdp和村民的收入也有了很高的提高。

不外,《我是大明星》一起 走来也陪同着种种质疑,节目的弊病体现的淋漓尽致。

▶选手人设“千奇百怪”

《我是大明星》节目组会刻意的为一些有故事的选手立人设,好比“上门女婿”盼愿 获得丈母娘的认可、“起义 少年”玩音乐希望获得怙恃的支持,“最窝囊老公”唱歌被妻子赶出家门甚至有“家境一贫如洗”坚持自己音乐理想……

虽然每一个选秀类节目都喜欢深度掘客选手的“痛点”,而且把这些痛点转化为节目噱头,以提高收视率。可是 《我是大明星》做的有些“太过”,不管是导演外照相 旧主持人现场主持,都很刻意的让参赛选手“卖惨”,苦的生涯 成为节目消耗 的噱头,哪怕有的选手并不愿提及 自己的身世,主持人还要专程 把这段重复摘出来,重复说,让选手哭了一顿又一顿,赚观众的眼泪。

《我是大明星》

前几季的选手以农民和底层贫困人民为主,这几季则把目的 聚焦了警员 、护士、退伍武士 等等,虽然很正能量,可是 却让人模糊了这个节目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什么,是来选拔会唱歌的艺人照旧来让人同情我是大明星草帽姐

▶评委水平七零八落

《我是大明星》

评委水平着实 让人不敢苟同,一部门评委没有专业水准。对节目的的艺术鉴赏不到位,没有剖析出更深一层的艺术高度,就随着瞎厮闹、搞笑,有时甚至会忽略了选手,抢了选手的风头。

《我是大明星》

既然是综艺选秀节目,首先就要体现艺术层面上的价值,其次才是制造笑点和噱头,可是 《我是大明星》这档综艺的评委多年履历 积累下来,除了会活跃节目气氛,与选手互动环节好,其它更深条理的艺术鉴赏能力险些没有提高。

▶节目全方面“土味”

和那首在选手晋级时响起的音乐一样,《我是大明星》多年以来无论是舞台劣质喷绘配景照旧环节设置都没有好的改善,一直 的土味十足。着实 不难看出,山东综艺频道不缺少广告金主和赞助商,节目的影响力也在天下 排名前线 ,可是 显然节目组不想把经费花在提升节目整体质感上。

虽然,值得一定 的是,《我是大明星》这些年也在改善,舞台配景从劣质塑料喷绘酿成了led大屏幕,舞台也变大了,现场秩序维持也许多几何了,没有观众乱喊乱叫了……

《我是大明星》

着实 总结下来,《我是大明星》从第一季到现在 的第十一季,作为观众我们希望看到更多的是选手的才艺展示,看演员“出丑”,而不是比谁身世更惨,那不是老黎民对电视节目的营养需求。

除非特别注明,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,作者:wensenlan女性时尚

网站地图